紫砂今天圣杯

【安蕾】翻车了

路人晏蕾双杀!
就是又 日 安 又 艹 雷
注意,其中有二龙戏狮,和咬的戏份
二人都是援♥交设定

如果不能接受安和雷右的请不要点开
不要举报我【严肃】
评论走链接

【安雷卡】没有名字(2)

想不到吧这 傻 逼 玩意居然有后续
依旧是那样,很雷的ntr故事就对了
这次是卡雷逼问的主场,后面情敌相见

援交而且有点婊婊的雷

表面很好内心黑黑的安

占有欲比谁都要强的卡

接受上面的请
↓↓↓↓↓↓↓↓↓↓↓↓

点♥我♥看♥卡♥雷♥兄♥弟♥逼♥问

这个tag不错哦

以后这个tag就来堆布伦达x雷狮水仙吧
反正没有人

【安雷卡】没有名字(1)

是安雷卡cp
其中有年龄操作,ooc

其中援交的婊婊的雷有
安迷修比较切开黑有
独占max的卡有
所以是灵车,写的回头一看好几把乱
而且这傻 逼玩意可能有后续
接受上面的
↓↓↓
点我看垃圾安雷卡车车

是【角色死亡毒奶表】V0.1
你认为从现在到日后会扑街的角色
也就是奶一口日后谁死
十分恶意的表,日后官方出新的角色会更新
我真缺德】

这几天在群里讲的睡前故事故事合集【1-----6】

是黑故事,鬼故事预警,也可能有别的
cp是帕卡
每天都讲一个我真厉害,看完记得评论夸我!
准备好久开始吧。




【1】甜点师帕卡

卡米尔是一个顶级的甜点师,做出来的蛋糕尤其美味。尤其是草莓味的蛋糕。
有一次卡米尔出席了一个晚宴,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告诉他自己叫帕洛斯一直都很崇拜他做的蛋糕,并要求做他的助手。
卡米尔虽然感觉这个人不对,但还是让他做了自己的助手。
一个月以后,帕洛斯偷学了卡米尔的配方,并且自己也尝试做了一个。
那是一个精巧的草莓蛋糕,白巧克力做的羽毛让人食欲大开。
在那之后人们再也没有听到过卡米尔了,而新的顶级厨师帕洛斯却成了他们焦点。

【2】外卖帕卡

为了稳定自己的大学生活,卡米尔便做起了送外卖的兼职。
深夜1:00,卡米尔接受到今天的最后一个订单,他骑车来到那家小区,偶尔能听见几声乌鸦叫。
卡米尔虽然对这种黑暗的环境虽然不怕,但还是有些反感,他到了那家人楼下,按下电铃,几秒钟后门开了。
那栋楼没有电梯,所以卡米尔只得一层层地爬楼,在楼梯间他看见了死的老鼠和蟑螂的尸体,或者是哪家人的门上贴着破烂的对联,总之气氛阴森。
这家楼可能年代很久远了,卡米尔想,他冒着冷汗往前走,最终走到那家指定楼层,他轻轻地敲了敲门。
门开了。
来的是一个穿着邋遢,头发凌乱,一头白发上面扎着许多小辫子,眼睛也有不浅的黑眼圈,还有一颗泪痣。
“啊,感谢啦,外卖小哥。”卡米尔对着订单确定,就是这个叫帕洛斯的人。
“你的外卖。”
“这么晚都这么忙呢,还是辛苦了。我应该给你一点点酬劳。”
帕洛斯递给了他一个苹果,成熟新鲜的苹果。并意示他吃
卡米尔在他的外卖生涯中第一次收到了额外的酬劳。他接过苹果,就像着了魔似得,在帕洛斯的面前咬了一口。
卡米尔感到眩晕,他眼前一黑,看到了帕洛斯模糊的笑容。
帕洛斯把那个被卡米尔咬过的苹果放在客厅的桌子上面。
桌子上面是一个被咬过得苹果,还有一瓶毒药,一套注射器,和卡米尔送的外卖。

【3】校园鬼故事帕卡

深夜0:00。
卡米尔日常在学校里面留校,他是这个学校里面唯一一个有着留校习惯的物理老师。
他整理好实验器材和文件,以及进行备课,桌上的咖啡还热着。卡米尔抿了一口热咖啡,然后继续手头上面的工作。
就在他放下咖啡的时候,卡米尔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一个穿着校服的白色头发男生站在门口,卡米尔往那里瞟了一眼,男生便不见了,门依旧是关着的。
卡米尔没有多想,继续手头上的工作,但是那个白头发的男生的存在感实在是让他无法静心工作。卡米尔便拿着手电筒,打开办公室的门,去追踪那个白色的人影。
卡米尔到走廊上面,看到了那个男生,他开始注意起来。但他刚刚打开手电筒,男生就不见了。
于是卡米尔关掉手电筒,慢慢走向那个男生。
卡米尔看那个男生的造型,目测是这个学校尖子班的学生。他悄悄走进男生
“现在是半夜了,你不回家吗?”
卡米尔向男生发问,他没有回答,但是卡米尔能看见此时在这里呆滞的学生,眼睛底下有颗泪痣。男生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离开了走廊。
男生上了楼梯。
卡米尔也跟着去。
男生爬到了最顶层。
卡米尔也到了最顶层。
“那里是不让去的,同学。”卡米尔站在那个男生后面,喘着粗气,他本来不擅长什么体育。
男生回头。
卡米尔感到天旋地转。
——————第二天★——
“哎你知道那个吗?”
“就是那个.....A班的卡米尔老师,昨天晚上跳楼了!”
“不会吧....难道是....那个传说中的学校幽灵帕洛斯?”
“怎么可能......也许是压力太大了吧。”
“可是.....”
楼梯的女生交谈着,是昨天卡米尔的尸体。

【4】青行灯帕和幼卡

卡米尔身着一身青衣,推门走进自己的房间。
一百根蜡烛的微弱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
尽管雷狮从来不让他在皇里玩这个游戏,但卡米尔出于自身好奇,还是在家里独自一人玩这个游戏。
他已经点好蜡烛,买好了那本《百物语》,就在他刚刚换衣服回来,他发现房间里面多了一个人。
那人是和他一样青色的衣服,扎着许多小辫子,脸上的泪痣极其显眼。他带着口罩,看不见牙齿。
卡米尔刚刚好奇这人从哪来,他就自我介绍了。
“只是看你一个人,没办法轮流讲故事,所以才过来的。”帕洛斯自我介绍后,很自然的说出来这的理由。
“那么故事开始吧。”帕洛斯把《百物语》递到卡米尔的面前,“你先,别太慢了。”
卡米尔翻开《百物语》的第一面,开始用那个不冷不热的语调叙述。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自己讲故事。
待卡米尔讲完,吹掉一根蜡烛,帕洛斯开始讲下一个故事。
卡米尔听着帕洛斯讲故事,他感觉很惊讶,帕洛斯讲故事不靠毒,而是直接像背一样讲出来,叙述的也十分清晰,貌似这个人好像讲过了无数次。
就在卡米尔看着帕洛斯出神时,帕洛斯已经吹了蜡烛,意示他讲下一个故事。
卡米尔也反应过来,给帕洛斯讲下一个故事,然后吹掉蜡烛。
二人十分默契,一个讲完下一个继续。
天狗....山童....桥姬.....鸣屋.....两人不停地讲,一口气讲到了第九十九个。
这个故事是卡米尔讲的,是红叶狩的故事。
卡米尔吹熄了蜡烛,帕洛斯却犹豫了。
“到一百个了,最后一个故事,你要听吗?”帕洛斯依旧带着口罩。
卡米尔明白,只要听了最后一个故事,就会触犯禁忌。
然而自己实在是想知道最后一个故事。
卡米尔沉默,他没有给予回答。
“看来你在犹豫。”帕洛斯盯着最后一根蜡烛,屋子已经被黑暗给吞噬,“已经快要天亮了哦。”
卡米尔越来越犹豫不决,但是还是轻轻吐出是这个字。
帕洛斯看着他,拿起蜡烛照亮自己的脸,他摘下口罩,露出自己漆黑的牙齿。
“最后一个故事,就是我,青行灯的故事。”他渐渐消失,盯着闭上眼睛的卡米尔。
帕洛斯吹灭蜡烛,房间变得漆黑。
第二天,卡米尔的母亲打开卡米尔的房间,发现了一百根熄灭的蜡烛和一个少年微笑着死去的尸体。

【5】白雪公主帕和猎人卡

卡米尔提着枪,拉低了帽檐,走进那片树林里面。
皇后命令他,把白雪公主的心带回来,报酬是一箱子的黄金。
卡米尔是一名身份低微的猎人,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同意了,毕竟生活困难,他需要这笔报酬。
于是他提着那把他用了很久的猎枪,带上他已经缝了许多补丁的帽子,走进所谓白雪公主的所在地。
卡米尔在路上幻想着,这个公主会是怎样的人?
会不会是一名漂亮妖艳的女子?穿着白色性感的短裙和上衣?
不,还是清纯点好,穿着普通的裙子和小夹克。
卡米尔一路上构思白雪公主的模样,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这么一幻想他都有点不忍心杀掉这位美丽的公主了。
他照着自己带的地图的方向走了很远很远,貌似一直不能到头。就在卡米尔感到十分烦躁的时候,他看到一副玻璃棺材。
卡米尔提着枪,警惕地走过去。
他打开玻璃盖子,看到了里面美丽的公主。
“是白雪公主帕洛斯吗.......”他小声地自言自语。
面前这个人穿着蓝色的小裙子,安详的躺在棺材里面。
卡米尔盯着里面的公主,感觉心跳变快。
他凑近公主,想要仔细看看公主的容貌,手里的枪被扔在地上。
很奇怪,他不是来暗杀公主的吗?为什么突然心跳变快?
卡米尔突然不想杀他了,他轻轻地亲上公主。
什么任务,什么酬劳,卡米尔现在都不想要。
但就在他亲上公主的一瞬间,公主突然睁开了眼,把一颗硬硬的东西用舌头弄进他的嘴里。
卡米尔迅速地离开公主的唇,那个东西是一颗糖,甜甜的味道还在他的嘴里。
公主起身,从棺材上面下来。
“那个老狐狸还没有死心吗?啧。”
卡米尔突然惊呆了,他亲的根本不是公主,是一个男的。
况且这个男的还是公主。
卡米尔急切的想把那颗糖吐出来,但是糖已经化成糖水进到了他的胃里。
“又一个,真是老狐狸花招还多。”帕洛斯走近卡米尔。
卡米尔想要走开,但是他全身失去了力气,整个人软在地上。
他的胃里感觉一阵翻腾,四肢麻痹。
该死,那颗糖原来是毒药。
帕洛斯蹲下来,摸上卡米尔的右眼睛。
“你的眼睛很漂亮呢,感谢老狐狸给我送收藏了。”
卡米尔失去了意识。

【6】是糖的女装帕卡

凹凸大赛举办选美大赛,要求每一个队伍都必须派一个人参赛,穿上其他队员为他做的裙子。奖励是大量的积分,还可以指定其他队伍里面一个人穿上设计的服装一个月。
这让海盗团犯了难,整个队伍里面没有一个女性。
“嘛老大,这次的活动还是参加吧,那么多的积分啊,一个在底层的弱鸡都可以直接进前百,况且我们。”帕洛斯先发话。
佩利也同意,毕竟帕洛斯告诉他那有场子可以砸。
雷狮掏掏耳朵,看向卡米尔,意示问他怎么办。
“大哥,这次的活动我们就别参加了,毕竟是无意义的事情。”
“嘛,卡米尔,别这么死板嘛。况且比赛完以后我们赢了也可以让别人出丑。”帕洛斯瞟了一眼卡米尔,随后被对方的凶悍眼神盯回去
雷狮本来看这两人互怼,听到“让别人出丑”便来了兴趣。
“我们参加,卡米尔,毕竟还能把那个傻逼骑士给耍一顿。”
卡米尔嗯地回应雷狮,随后瞪了眼帕洛斯,但不久就被帕洛斯反摆一道。
“老大,就让卡米尔去吧,毕竟他名字听上去也像个女的,长得也好看。”
卡米尔恶狠狠地咬咬牙
最终还是队里投票决定谁穿裙子,卡米尔当然票数最多,当他看见雷狮把票给他的时候他简直感到绝望。
“那大哥,你来设计,佩利和帕洛斯去做出来。”卡米尔拉低帽檐,脸整个通红。
当然下午卡米尔看到雷狮糟糕的审美时还是选择把衣服给帕洛斯设计。
他千万嘱咐了帕洛斯一堆东西,比如不要太暴露,颜色不要太杀马特之类的,然而帕洛斯却像听校长讲课一样的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嗯啊的应付,卡米尔都怀疑他会做出比雷狮还要糟糕的审美
晚上,当卡米尔到房间的时候,他正看见帕洛斯穿着一条低胸泡泡袖,头上带白花花环和头纱,群边剪好了漂亮的蕾丝的长裙,看到卡米尔便向他这个方向走过来。
卡米尔感到震惊,甚至开始质疑前面这个帕洛斯的性别。
第二震惊的是,帕洛斯穿了女装,还涂了口红点了腮红。
帕洛斯拍拍卡米尔的肩,随后退两步,告诉他这是他设计出来的裙子。
“本来想找你,让你试穿的,下午跑遍都没有找到你的影子,于是只好我自己试妆咯。”说完在他的脸上印了一个红唇。
卡米尔整个人脸顿时红的不成样子。

当然,最后这个比赛结束的时候,卡米尔在一群漂亮的小姐姐中拿了冠军,而且安迷修也被雷狮故意罚穿那条裙子一个月,雷狮也拿到积分请了海盗团的每位一顿大餐。
但是卡米尔看到帕洛斯就会扯着他的小辫子踩,没人知道为什么。

是金all群的群宣!
欢迎小伙伴来玩

遇难船上的幽灵[2]【帕卡】

前面有点安卡亲情向
帕总正式地出厂啦。
依旧的ooc
我不管我要撒糖糖x【假的】




   卡米尔回到与安迷修约定的地方,却不见他人影, 怕不是把他给鸽了。
    但他还是有耐心地等了会儿,才看见安迷修啃着烤翅的身影。安迷修注意到了他,边喊抱歉边向他来了。
    卡米尔嫌弃地看着他,安迷修揉着他的脑袋,递给他一串烤翅,随后带他来到停车场,要送他回家。
    “你不是和我坐的士来的吗。”
    “恶党上次借我的车来码头只还了钥匙,没有还车,我估计他是停在这里了。”
     于是两个人又一起找了大半天的车,最后在一个角落里面找到了那个窗户积灰的白车。
     安迷修先上了车,里面很乱,空气也很闷,他打开车子几分钟后,坐在把车子里面用车喷水的功能把前窗用水洗了一遍,随后示意卡米尔上车。
     两个人在车上很尴尬,什么都没有谈,直到车子到了卡米尔小区的门口。他在门口与安迷修道别,随后一个人极为疲累地回家。
     当他打开家门后就直接瘫软在床上,消化着今天在那个船的残骸上面的内容。
    他判断那艘船是爆炸,但是爆炸源尚未知道。
     大哥虽然性格太直,但也没有特别极端的仇家。他的直觉上感觉是别人故意的,但是没有证据。
    好烦啊!
   卡米尔在床上打滚撒气,随后又静下来。他实在是太累了,就这样子直接躺倒睡着。
    “卡米尔。”
    “大哥?”卡米尔睁开眼,看着眼前穿着制服的雷狮,他感到有少许兴奋,想要拥抱上去,但是前面的雷狮侧身躲过了他的拥抱。
    “都怪你。”
   卡米尔震住了。
   “都怪你,你害得我死无全尸。”眼前的“雷狮”开始融化,眼里带着憎恨。
    不,不是这样的,大哥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害你。
   卡米尔想说话,却发现自己不能说话,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大哥融成一摊血水。
    卡米尔惊醒。
    他感到有些头疼,浑身是麻的。
   耳边是打游戏的噪音,卡米尔反应过来,有人在玩那款大哥最爱的游戏。
    他顺着声音来到客厅,发现一个白头发,带泪痣,穿连体衣的人在毫无顾忌地打他的游戏。
     那人也注意到了卡米尔,便亲切地打招呼,“卡米尔早上好啊。”
    卡米尔脸很黑,他貌似对这人有点印象,好像是在船上。但是整个人记忆好似被消除了似得,记不起来。
     “你是谁。”
     “啊,我们昨天不见过吗,你还想打我。”那人把游戏暂停,回头对卡米尔露出一个笑容,“帕洛斯,在船上和你打招呼了,你一直没有理我。”随后继续他的游戏。
     卡米尔顿时起了印象,那个在船上遇见的人,但是他一直没有理他,毕竟来路不明。
      他顿了顿,用质问的语气问他:“你来我家干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
      那人边打游戏边用悠闲的语气回答他,“毕竟我是没有地方住的,看见你这里挺好当然要占个便宜咯。”他又指了指窗外,“你不会无情到把我赶出去吧。     
     然后帕洛斯就被卡米尔单手拎起来拖了出去。但卡米尔关上门后那个帕洛斯又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他露出狡猾的笑容。
     就这样了好几十次,卡米尔最终对这个人没了耐心,不想把他拖在外面去了。
     但卡米尔依旧警惕这个现在在他家里面吃薯片看谍战片的人。
      “帕洛斯。”卡米尔关掉电视。一脸郑重地看着帕洛斯。
     那人点了点头,嘴里嚼着薯片。
    “你既然来了我家,我们就要签个协议,规定你不能在这里做的事情。”
    “什么协议?该不会是什么奴隶制吧。”
     “不是。”卡米尔从手臂上面的口袋里面拿出一张纸条,甩在帕洛斯脸上。
     帕洛斯打开纸条,一共有A4纸张那么大,上面写满了字。 “你定的要求真多啊。”
    “你既然在我家,而且是个不明来路的人,这是你应该做的。”卡米尔指了指帕洛斯刚刚待过的地方,“先把你在我这里吃的东西扫干净。”然后直径走到房间里面。从那传来反锁的声音。
    就在他走的一瞬间,帕洛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他躺在沙发上面,闭上眼睛,那些垃圾自动浮起来,排队走进垃圾桶里面。
然后动动手指,召唤出几个黑色的影子,把地板用抹布抹干。
     随后他变出一颗糖果。攥在手心里面。
    果然是雷狮的弟弟呢,但是两个人性格完全不同。
    他揉捏着那颗糖果,听见了房间里面的哭声。
      呀,死了大哥很难受吧,但关我什么事情呢。
       帕洛斯的嘴角微微上扬。

tbc
      

玩梗

[cp]纪念一下下可怜的耀哥

一个寒冷的晚上,神近耀拿着画笔,询问路边的每个人“求你们,求你们,求你们画画神近耀吧”他在路边吆喝,走近一个画手“大哥哥,大哥哥求求你了,画画神近耀吧。”画手大手一挥:“呸,现在什么年代了,旧设都不存在了还画你神近耀?回家洗洗睡吧。”
    神近耀很伤心,他冒着严寒,一个个地询问画手要不要画他同人。他看着坐在温暖的房间里面抱着同人本的开心笑着的安迷修,那个笑容是那么让神近耀感到羡慕,他想,都他妈是起床社的儿子,出场不多,为什么安迷修的待遇就这么好呢。神近耀叹息着拿着画笔,如果在日出之前没有拿到同人图,起床社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了。
    就在神近耀叹息的时候,一道金光闪耀在他的眼前,是这个圈最厉害的安厨!太太笑了笑,问神近耀要不要和他一起去一个不冷落旧设,充满美好同人的世界。
     神近耀哭着,拉住太太的手,和他一起前往了另一个世界。第二天,人们发现,他们在安迷修中心的同人本里面看到了很多神近耀。[/cp]

一辆垃圾车
被和谐了带着链接重发
纯粹是私人妄想,他们两个我还是希望好好的
*灵车漂移,注意阅读前面的东西再看车
*囚♪禁有
*强♪奸有
*单方面性转有

15岁使我快乐,三年起步,最高(ry)
记得避雷,垃圾玩意儿
求不要举报,我不想那么快进局子
链接见评论